首页 »

硅谷实习生②|“三进”Uber的他告诉你,这个不加班的企业如何短短几年市值数百亿

2019/9/11 19:41:46

硅谷实习生②|“三进”Uber的他告诉你,这个不加班的企业如何短短几年市值数百亿

上午10时,当加利福尼亚的金色阳光洒遍旧金山的每一条街道,姚杰收拾好房间,套上一件白色T恤,打开手机中的Uber(优步)App,将目的地设定为马克特街(market street)1455号,叫了一辆车,随后走出了家门。那是位于市中心的Uber公司总部,和著名的twitter(推特)隔街相望。

 

旧金山,又被译作圣弗朗西斯科,包括姚杰在内的许多留学生,则都爱叫它的另一个译名“三藩”,这里是世界最重要的高新技术研发基地之一,因打车APP而名声大噪的Uber便诞生于此。

 

“一点都不夸张,在三藩,走3步就能碰上一家互联网公司。”坐上车,路两旁的楼房快速向后方划过,由于地处环太平洋地震带,这里的建筑普遍都不高。姚杰用大拇指指指窗外,“别看这些小破楼房都貌不惊人,没准里面就隐藏着一家市值上百亿的公司呢!”

 

今年5月,姚杰正式入职Uber担任工程师。这里的一切对他而言,其实并不陌生,去年暑期,他就曾作为实习生在这里工作了12个星期。算上再前一年,他在武汉优步实习的经历,这已是他第三次进入这家公司。

 

公司前台。

 

几乎所有同学都来了

 

毫无疑问,位于加州北部、旧金山湾区南部的硅谷,是所有计算机相关专业学生心目中的“圣地”,如果能在这里的高科技或互联网企业实习,就意味着更大的留用机会,距离那些全世界最著名的企业,也就更近了一步。因此,每逢假期,都会有一大批学生汇聚在这里实习,既有在本地读书的,也有在中部、甚至是遥远的东海岸的学生。

 

“几乎所有的同学都来了。”姚杰就读的学校,是位于美国东部城市匹兹堡的名校卡内基·梅隆大学,这所大学面积并不大,学科门类也不算多,但几乎都居于世界领先水平,计算机专业更是举世公认的一流专业,姚杰曾在这里攻读电子计算机工程专业的硕士。

 

姚杰本科学习的是电气工程专业,大四时就已经收到了多所国外名校的录取通知,未来去向有了底,他便找了一份在优步从事运营工作的实习。两个多月的实习期结束,他对互联网产生了浓厚兴趣。

 

由于许多学校录取的专业都更贴近电路设计,而卡内基·梅隆大学的专业更贴近计算机与互联网,也更有利于就业,他最终预订了飞往匹兹堡的机票。姚杰回忆,研究生期间,为了完成作业,在图书馆熬到凌晨3点是常有的事,就像校训“My heart is in the work(我心于业)”所说的那样。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第一学年渐近尾声,姚杰也开始将目光瞄准了北美大陆另一端的硅谷,至于选择这里的原因,他毫不避讳:“那里有世界最顶尖的技术和最牛的同事,可以学到很多,而且工资高、待遇好,还有留用机会。”于是,他向“老东家”递出了简历。

 

等待他的是3轮时长45分钟的电话面试,首先,面试官会同他简要聊聊简历上的个人经历,随后随机布置一道算法题,偏重对实用能力的考察。完成后再讨论题目的解法。凭借着在校期间的扎实积累,顺利通过面试对他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

 

那时,Uber、IBM以及其他几家创业公司都向他抛来了橄榄枝。IBM的职位更偏向研究,Uber提供的岗位,则是中国组的后台设计,负责给中国区的司机设计奖励模式。相比而言,在Uber这样的互联网公司,能看见自己参与的项目很快转化为实际产品,更有些“所见即所得”的“获得感”。多番权衡,最终姚杰选择了“二进”Uber。

 

一觉醒来突然要“下岗”了?

 

姚杰所在的中国组,算上实习生共有100多人,绝大部分是中国人。而在全公司,员工的性别和种族则较为平衡,亚裔大约占了20%。

 

作为一家非常年轻的企业,公司十分注重对实习生的培养。实习期间,小组老板每周都会与包括姚杰在内的实习生进行一对一的交流对话,了解他们一周以来的工作进展,是否遇到了困难,从而为他提供更多资源、帮助他做好手头的事。“他一直告诉我,别紧张,不要有太大压力,还问我是否开心。”

 

怎么会不开心呢?没有“办公室政治”,没有上下级之间的等级观念,领导更像是一个导师,同事则像是家人,“就像在学校一样,大家的平均年龄只有20多岁,都很聊得来。”姚杰说,每次提出一个提案,不管是否与自己有关,同事们都会热心提出建议。在这里,大家崇尚的文化是大胆尝试,不怕试错。犯错不要紧,关键是能吸取教训,不再犯同样的错误。

 

 

在这里,姚杰也逐渐完成了从学生到工程师、从学校到单位的过渡。“在学校做项目,唯一的目标就是编写的算法能够运行顺畅,即便代码写得乱七八糟,只要跑出结果就没关系。”而在实际工作中,还要考虑代码的可读性、扩展性,为同事着想。

 

然而就在渐入佳境之时,8月的第一天,国内传来消息,优步中国被收购了!Uber的品牌、业务、数据等全部资产在中国大陆的运营,全部都交给了滴滴出行。突如其来的变化让组里的100多号人猝不及防,“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要‘下岗’了?”后来事实证明,大家的担心是完全多余的,每个人都被重新分配到了其他项目组。

 

“国内的商业发展,许多都是可以预见的,而在硅谷则充满了戏剧性。”这样的瞬息万变,让姚杰深深着迷。他还记得去年初,职业社交网站领英(Linked-in)的股价几乎遭遇了腰斩,然而在被微软收购后,这桩当时美国科技界“史上最大的收购案”立刻就使该公司的股价当日暴涨近47%。同样,早在2009年,当Uber刚刚创立,有多少人会想到,这家小公司会在10年不到的时间里,融资总额就已超过130亿美元,估值达到700亿美元。

 

有健身房,有游戏机,还有“无限假期”

 

“比读书那会儿轻松多了。”

 

时针缓缓滑向11,原本稀稀落落的办公室逐渐坐满了人。

 

与常规的办公室不同,这间办公室没有隔板,没有封闭空间,长长的大课桌旁,老板、老员工、菜鸟、实习生,都坐在一起办公。也许你的身边,就坐着CEO。工作中遇到问题,不需要写冗长的电子邮件来询问同事,也不需要提前几天安排会议,直接跑到对方座位上拍拍肩膀就可以解决了。

 

办公室一角。

 

作为实习生,姚杰比较勤奋,通常会比别人早到半小时,下班也会更晚。“别人基本都不加班,6点左右就回家了。”而为了1.5倍的加班工资,姚杰有时还是会多留一会。

 

提起码农、程序员,许多人脑海里立马跳出的,就是一副带着厚片眼睛、穿着简单、不修边幅的形象,他们与“阳光”、“健美”这样的字眼,八竿子都打不着关系。

 

姚杰身边的同事们,却不乏二头肌健硕的魁梧小伙和有着“马甲线”的姑娘。下班后,许多人会去健身房锻炼,周末,大家则会组织聚会,攀岩、射箭、野外徒步……这些都是常规节目。

 

“非常舒适。”如果说是什么吸引他最终选择回归Uber,注重人文关怀和员工的身心健康,是一项重要因素。

 

有媒体报道,早些时候在全体员工大会上,公司高层又宣布了一系列善待员工的利好,包括晚饭时间提前,每人每月300美元的打车优惠,此外,还进行了大幅加薪,不过他告诉我,其实“没那么夸张”。

 

公司的办公设备和工作环境也令人羡慕。大楼里,有乒乓球桌、PS4游戏机,每个人的办公桌上,则是配备了2台显示器的苹果电脑,甚至连座椅都是价值800美元的高档货。

 

在走廊的一侧,有这样一台特别的自动贩卖机,里面有耳机、键盘、鼠标等电脑外设,免费供员工取用,对实习生也一视同仁。

 

售卖键盘、鼠标的自动贩卖机。

 

每次提起公司的“无限假期”政策,姚杰总要面对的朋友们目瞪口呆的表情和“羡慕嫉妒恨”的调侃。在Uber,除了规定的带薪年假外,如果一名员工想要休假,随时可以被批准。“我们不是一家以时间为导向的公司,只要完成好手头的工作就可以。所以有许多人做完手头的一项大活,就会出去旅游散心。”

 

虽然上班时间宽松,三个月的时间里,姚杰却发现,这里的员工非常有激情与责任心,比起独立运营的优步中国,总部的技术性和创新感更强,工程师文化占据了主导。“他们每天都在想着如何让产品更有优势,让用户体验更好。”这大概也就是Uber短短几年就从一个小团队成长为市值数百亿的行业领跑者的秘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