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他们和孵化的企业同吃同住,外卖公司只要看到他们的手机号,不用点单就知道要吃什么

2019/9/11 5:19:32

他们和孵化的企业同吃同住,外卖公司只要看到他们的手机号,不用点单就知道要吃什么

人物简介:孔繁荣,上海产业技术研究院智能化产品创新中心主任。他是孔门74代繁字辈,自幼深受儒家文化熏陶,同时将“仁为本、义为先、信为贵”的儒家哲学思想贯穿在创业服务之中。他积极探索创新创业与技术成果转化相结合的服务业态,探索形成“研发+试制+资本+产业”四位一体“双创”服务模式,有效缩短从原型试制到规模化生产的时间周期。曾获2014年度上海市青年五四奖章(集体)、2015年上海市五四青年奖章(个人)。

 

15年前,我是一名程序员,从事嵌入式系统研发,在冰冷机器装置里加上智能的大脑,就是大家熟悉的智能终端、可装戴式设备(见演讲视频)。

 

5年前参与的一个孵化器运营项目改变了我的工作轨迹,我从一名研发工程师转变成为研发工程师的服务者。打个比方,我就是一名筑梦工程师,帮助大家将技术转化为产品,将产品服务更多的消费者。

 

孵化器运营管理,这对于一群研发背景的团队转型的创业服务者来说,难度可想而知。我和我的同事们开始踏上了一段创业的旅程。最初的团队成员只有3人,一个负责外联、一个负责技术 、我负责各类证照办理和资源的协调。留给我们的适应期只有3个月,我的团队将要接管7500平米的孵化环境,接收近1.2亿资产的专业化设备试制服务,直接面对100家企业五花八门的创业服务需求。从幕后到台前的变化需要勇气更需要智慧,我们就像一张白纸,一切都是从无到有,点滴积累,太多太多的加班加点,太多太多的手足无措,太多太多的市场角力,我们感受到了创业初期的压力。

 

接下来,我想讲一个3分钟2000万的故事。

 

58岁的李导演是一名电影导演,他2012年来到平台,从事立体视觉传达技术,通俗点说将2D影像转为3D影像。

 

从一名电影导演到一名技术工程师,这个跨度相当大,难度也可想而知。将创意转化为产品,特别是用计算机的算法去实现是一个不断演进的过程。目前3D电影国际用通常的作法是单帧处理,提取出每帧中每个像素点差进行计算机干预,依据算法实现画面上的前后像位差,最终达到3D效果。

 

有没有可能把每帧作为我们处理的最小单元,这样可大幅降低影片后期处理的时间和成本,但其难度在于如何批量找到每帧中像素间的景深数据,再通过算法自动识别和处理。

 

李导擅长图像处理,但不了解如何用算法实现,我们的团队就参与早期的研发,同时邀请交大计算机系、美国UNREAL的视觉处理的团队一同参与,我们组成了一个7人的研发小组,由于经常在实验室验证数据和测试,经常一呆就是一整天。因为基本吃饭全靠外卖,外卖公司只要看到我们的手机号,不用点单就知道我们要吃什么。

 

面对大屏幕观看3D版的《阿凡达》可能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一种享受,可对我们而言却不那么轻松,因为一天要看几十遍,而且是不断地暂停和调试。

 

整个开发周期用了2年时间,我们和李导的团队同吃、同住、同劳动,基本上把技术概念定型。最终,这一团队自主研发的立体影像制作系统,可将普通拍摄设备的视频信号转换成栩栩如生的立体视频信号,实现了把无极分层过渡的2D转换成3D立体信号,而且输出格式兼容目前国内外计划所有带有立体3D播放功能的显示设备。该技术对解决目前立体播放设备的片源不足,降低制作成本和制作周期具有里程碑意义。 

 

2016年6月,资方在看过3分钟样片后,当场决定天使轮融资,14天后2000万资金到账。3分钟的背后是近3年软件研发和技术迭代,这里也倾注了我们工程师的汗水,看到孵化的企业得到资本的认可,我感到满足和认同,我们不再是服务的甲方乙方关系,而是创新伙伴,更是同行者。

 

累计2016年,上海产业技术研究院众创空间累计孵化企业478家,完成各类科技成果转化657项,团队实现产值17.8亿元,42家企业完成A轮融资、3家企业新三板挂牌,获得风险投资7.2亿元。

来自哈佛大学的华裔科学家陈安均博士回国创业第一站就选择了我们,他的理由是“我在这里体会到了强烈的创新意识,有幸结识了一批勇于与未知交锋的年青人”。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内文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图片编辑:项建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