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90后北京小伙执着10年拍火车,从爱好到事业(炫酷视频)

2019/10/10 0:51:46

90后北京小伙执着10年拍火车,从爱好到事业(炫酷视频)

 

绿皮火车昂着头,一声长啸从远处驶进站台,“特帅”

 

王嵬的家,在北京西直门,贴着北京北站,离火车道很近。京张铁路,中国自己修的第一条干线铁路,从王嵬家的窗户中望出去便可以看见。每当绿皮火车昂着头,发出一声长啸,徐徐地从远处驶进站台,在年少的王嵬看来,都犹如威猛的将军,“特帅”。

 

 

 

踩在小板凳上、趴在阳台边瞅火车,是王嵬童年的一大乐趣。每次从幼儿园回来的路上,他都要求爸爸带他走到火车道旁,等着看一会儿火车。上小学后,王嵬开始学画画。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只爱画火车。

 

2000年11月,王嵬记得很清楚,那时自己刚上小学四年级。妈妈带着他参观了国际轨道运输技术装备展。就在那次展览中,他第一次接触到专业摄影师所拍的火车图片:“太震撼了,火车原来可以拍得这么美!”

 

王嵬 “受刺激了”。“我也要拍!”2002年暑假,王嵬从家里偷偷取了奥林巴斯傻瓜相机,跑到北京北站的站台上,第一次用镜头记录了他最喜爱的伙伴——火车。“当时拍的是东风4型内燃机车,绿色的火车头,特别端庄有范儿”。那天下午,王嵬拍了20多张胶片,特别满足。洗出来看照片时,王嵬心想:拍火车多好,想看火车随时就能看到。

 

从此,一发不可收。如画风景中的火车,冰天雪地里的火车,月夜星空下的火车,呼啸奔腾的火车,静静停靠的火车……只要能捕捉到关于火车的那动人一瞬,所有线索都成了王嵬为之奔波的发令枪,为此,他义无反顾。难怪有人戏称王嵬是中国火车最铁杆的粉丝。

 

 

“猫”在一个地点等上一整天也看不到一辆火车,是常事

 

历时10年,行程数十万公里,王嵬一共拍摄了中国几十条铁路沿线风光及运行的各型火车。中国内地的省份,几乎都留下了他的足迹。 在他眼里,火车是有生命的,如温婉的江南女子,似刚猛的北方汉子。在一般人眼里稀松平常的火车,在王嵬的图片中,光芒四射。

 

 

 

许多人看到王嵬的火车摄影作品,通常的第一反应:这么美?!前景是灿灿油菜花,后景是皑皑雪山,红色车身的火车一线笔直飞驰,犹如一名气质高雅的摩登女子;崇山峻岭之中,河流奔腾不息,火车气定神闲地穿梭着,又似一位开疆辟壤的猛士;漫天大雪之中,冒着热气亮着探照灯的火车,让人感受到一种生命蓬勃的张力;深夜的隧道口,当火车吞吐着如蘑菇云般的烟雾呼啸着从远方驶来,仿佛能从那一声声震天动地般的长鸣中,听到一位有生活阅历的智者对岁月的解读与喟叹。

 

不吃苦,可拍不到火车的这些“身姿”和“表情”。王嵬是个非常执着的人,他认定的事,就会克服各种困难坚持,有时候甚至冒着生命危险。2002年开始,王嵬在“北京铁路车迷网”、“海子铁路车迷网”上结交了一群火车摄影爱好者朋友。正是这些朋友,坚定了他对火车拍摄的追求。刚开始,这个网络社区里唯一的90后还只是跟在叔叔辈摄友的屁股后面,在北京北站、南站周边转悠,积累一些拍摄火车的感觉。

 

 

2005年,王嵬买了第一台数码相机之后,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远行拍摄。更让“小伙伴”佩服的是王嵬在东北的一次拍摄经历:“在零下30多摄氏度的天气下,他几小时守在一个塔上拍行驶过的火车。”为了选一个拍摄火车的最佳角度,王嵬曾独自走过15公里的夜路;为了能表现火车穿越峡谷弯道时的全景效果,他爬山踩点时磨破脚跟,血渗出了袜子;为了深入大山拍到鲜为人知的火车美景,他在贵州时曾凑合在猪圈旁的简陋木棚里住了一宿而毫无怨言;有时,火车会因为天气或者其他不可预测的原因临时改变行程,“猫”在一个地点等上一整天也看不到一辆火车,也是常事。

 

当一个个精巧构思的图像在王嵬的手里定格,当越来越多的人在网上赞叹着王嵬对火车对铁路不一样的“发现”眼光,当国家铁道局官方网站将他的火车摄影作为背景图……平日里追拍火车所有的苦累,都化为他心里沉甸甸的满足。

 

 

放下镜头,他开始关注画面背后的火车故事

 

王嵬并非专业摄影出身。初中毕业后,他上了职高,选择了自己喜欢的多媒体艺术专业。学校的课程不多,他利用时间翻阅了大量有关火车方面的书与图册。刚拍火车的头两年,他特别追求画面的好看;但自己的照相机里尽是好看的图片,却又令他感到一种“单薄”。

 

有位老师得知他特别喜欢拍火车,建议他多拍点即将消失的东西——这种抢救性拍摄,更有历史价值。老师的这个建议,奠定了王嵬拍摄火车的新思路。京包线上的卓资山位于内蒙古乌兰察布市中南部,多山、多丘陵、少平川的地理特征,令铁轨依山傍水而建,火车如同钢铁巨龙般蜿蜒行驶于山水之间,成为摄影迷的圣地之一。2007年,中国铁路完成第六次大提速,这一路段最终要被穿山隧道取代,美景亦不复存在。翌年,王嵬再赴卓资山。站在去年他在高山上踩好点的那个机位端起相机,当红色火车呼啸着驶过大曲线,在山谷中画出一个大大的“S”,交错跌宕的画面所产生的张力令他激动落泪。2008年的8月和10月,他又去了两趟,不再单纯冲着美景,而是有意识地将卓资山大曲线的各个角度都拍到,为即将消失的大曲线留下史料。王嵬还总结了好几套拍摄模式:仰拍可淋漓尽致地展现蒸汽机车横空出世的霸气,俯拍可现铁路轨道线百转千回的曲线之柔美,横拍显示出山峰峻险巍峨,侧拍则一展高架桥气势如虹。季节、光影、色彩、角度不同,火车的“表情”也各自迥异。

 

 

 

不仅去远方追拍并保留火车珍贵资料,身边的变迁,王嵬也用心地一一记录。他花了4年的时间,在八达岭上同一地点,拍摄到京张铁路某段四季不同的景象。自小住在北京北站附近的王嵬,对北站有着深深的感情:“老北站非常古朴,尤其是百年前的站房、天桥、雨棚、水塔和折返段。”2005年的5月,北站开始改造,王嵬拿起相机开始记录。2009年春运前夕,新站房投入运营,富丽堂皇的新站房与超大的无柱雨棚被他摄入镜头;2011年,北站老站房修葺一新,王嵬又拍摄了许多“大片”;加上改造之前曾站在北站的百年老天桥上拍摄的站房全貌,北站数年的变迁,包括进出火车机型的更迭,都在王嵬的图片档案里。

 

10年来,他用近40万张有关铁路和火车的照片,记录了火车从蒸汽时代、内燃时代、电力时代到动车时代所经历的四个时代的变化:“现在中国运行的机车型号基本上都拍全了”。

 

 

 

2015年,央视纪录片频道播出他拍火车的纪录片,一本他自己撰写并配图的《追火车》亦正式出版。今年一次偶然的机会,王嵬见到了詹天佑在一百年多前让摄影师拍摄的《京张路工撮影》,清晰度竟然比现如今的3600万像素的D800拍出来的照片还清楚。

 

经过仔细辨认后,他发现自己十年中拍摄的好多照片的角度与《京张路工撮影》重合的,他把自己拍摄的同一角度图片与其对比,不禁感叹时代变化之快。

 

 

在看这些老照片之余他还在思索一个问题:自国内出现照相术之后,照片中的场景还有哪些能够保留到今天?百年间毕竟发生了很大变化,老照片上的场景有的已经无法辨认出来自何处,于是王嵬根据老照片与老地图、卫星地图上的地点信息,去实地考实,采访了大量的周边居民、铁路职工等,终于将一些谜团解开,让大家了解身边的铁路文物以及它们曾经的辉煌。譬如京张铁路的三个起点、阜成门站台前的合照、西直门站房的变迁、怀来老站台等。

 

多年来,王嵬与不少京张铁路沿线的火车司机和居民成了好朋友,向他们了解许多鲜为人知的火车背后的历史故事,如一些早已发生变化的车站、区间的原本模样以及早已消失的马莱型蒸汽机车等,整理采访撰写一部京张铁路的演变史,成了王嵬当下孜孜以求的一项事业。他的一切努力很简单:希望能够唤起社会上更多人关注重视火车的过去和将来。

 

 

做好自己的公众微信,在网上热心地给喜欢火车摄影的朋友们答疑解惑,出书、办展览、拍纪录片……王嵬的未来,“无限开放式”。

 

毕业后,他曾换过几个岗位,最后都辞职了。虽然家人和身边很多朋友支持他追火车的情怀与执着,但也有人认为这不可持续——不是个正儿八经的工作!

 

而这位90后北京小伙仿佛铁了心,颇有主心骨。他告诉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记者:“我要把时间花在自己的理想上。”名校、高薪、稳定,这些不是他的追求。“我觉着,没有什么岗位是绝对稳定的。有能力,就是最大的稳定。”